今日早报 数字报纸


a0002版:新闻·看点

用敲锣打鼓与跳排舞代替燃放烟花爆竹

年后杭城商家“开门炮”比去年少一半

数据表明,“开门炮”对昨天PM2.5浓度影响不大

  用敲锣打鼓与跳排舞代替燃放烟花爆竹

  年后杭城商家“开门炮”比去年少一半

  数据表明,“开门炮”对昨天PM2.5浓度影响不大

  □通讯员 裴斐 陈蓉 本报记者 纪驭亚 黄轶涵

  正月初七,是不少商家和单位开门大吉的日子。为了给新年生意讨个好彩头,开门炮成了大多数商家想要开门红的主要表达方式。

  而今年,杭州市政府自1998年杭城烟花开禁以来,首次明确倡导“过年不放或少放烟花”,除夕与初一的爆竹烟花的生意已清淡了不少。那么,往年烟花爆竹的消费大头“开门炮”,今年是否热闹如昔呢?

  昨天,记者走访了体育场路、凤起路等多条杭州市区繁华街道,发现放开门炮的商家比去年少了一半。而在坚持用“开门炮”迎新的商家中,采用体积更小数量更少的烟花爆竹,则成了一种新趋势。

  【直击】

  “开门炮”热门点少了,大排场已很鲜见

  从昨天早上7点半开始,体育场路和中山北路上空,就已陆续响起“开门炮”。

  上午8点,记者在体育场路边某通讯公司大门口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忙着摆放17个大烟花和6挂2000发的百子炮。

  “放两三个热闹下就差不多了,一口气放这么多,真是浪费又污染环境啊。”一位骑自行车买菜归来的大伯路过时,连连摇头。也有不少路人被烟花吸引,驻足围观。

  8点18分,烟花和百子炮同时被点燃。很快,空气中弥漫浓烈的火药气味,摆放烟花百子炮的空地被浓浓的烟雾笼罩,难辨人影。由于靠近人行道,行人们只能绕行或等这阵巨响过后,才敢继续向前走。

  而选择这个时间点“开门炮”的商家,似乎还不少。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震耳欲聋,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

  随后,记者又在凤起路、新华路以及中大广场等往年“开门炮”的热门地点转了一圈,发现放“开门炮”的商家并没有往年多。银行等企业则依然是昨天开门炮的主力军,但像某通讯公司这样大的“排场”,已很鲜见。

  而从8点到10点,则成了昨天“开门炮”密度最高的2个小时。尤其是诸如8点18分,8点38分,9点18分等时间点,因带了“8”,更受企业青睐。每逢这样的“良辰吉时”,各处“开门炮”声,都能在杭城上空响成一片。

  “闷声”发财的多起来,“开门炮”少了一半

  一家昨天上午8点38分,凤起路上的某银行,虽然还没到营业时间,但工作人员为了赶“吉时”已放起“开门炮”。

  “往年都要放十几个烟花,今年怎么才放2个?该不会一会儿再放一次吧?”一边准备清扫路面的环卫工沈大姐很疑惑,但当她确认该银行的“开门炮”已放完时,神情轻松不少。

  “今年放‘开门炮’的比往年要少许多,我从6点上班到现在,只清扫了五六个地方。要是换作往年,不再叫几个帮手,根本忙不过来。”沈大姐说,今年放“开门炮”的商家,起码比去年减少了一半。

  民航大厦的物业人员,也与沈大姐有相同感受。“以前几乎大厦里,每家单位或多或少都会放点‘开门炮’,今年则清净多了。这都9点多了,就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下来放了‘开门炮’,数量也不多。”

  “以前沿街都是放完的烟花箱,随便捡都能捡满两三车,一天挣个两三百,肯定没问题。”而已捡了三四年烟花箱子的安徽人老韩,则指着自己还没装满的小三轮诉苦道,“放‘开门炮’的商家少了,就算放‘开门炮’,多数也是百子炮。烟花不但数量少,体积也比往年小多了。”老韩和同捡烟花箱的老乡估计,今年开门炮的数量,要比去年少六成。

  从9点到10点,中大广场上的企业轮流放了3场“开门炮”,其中要数9点18分的那场声势最大,10个左右大烟花和几串百子炮“噼噼啪啪”,热闹了好几分钟。“算是今年较大的,但跟去年没法比。”每年都在中大广场捡烟花箱的老钱说。而放这场“开门炮”的公司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去年买了6万元烟花,今年只买了3万元。”

  相比这些较大型企业,门面较小的商家普遍选择低调开业或简单放几挂百子炮。“前几年也凑热闹放了‘开门炮’,但报纸电视不都在提倡环保嘛,所以我们今年也准备闷声发财了。”中山北路一家水果店老板说。

  鞭炮残屑没燃放完全,烧坏一辆环卫车

  虽然“开门炮”数量减少了,也没了往年“频频惹祸”的消息,但“开门炮”还是带来一点小意外。

  昨天上午9点半,一辆环卫车在清扫中山北路边某银行的“开门炮”残屑时,车厢内冒出滚滚浓烟,让围观者捏了一把汗。

  “往年放‘开门炮’的商家多,我们忙不过来,往往要在商家放完1个多小时后才清扫。而今年放‘开门炮’的商家少了,放完半小时后,我们就能赶到清扫。”环卫工叶师傅说,没燃放完全的烟花鞭炮残屑,就在车厢里烧了起来。“尽管无明火,但大量浓烟从车厢里冒出来时,还是挺紧张的。”

  幸好,巡查火情的湖滨中队消防车,就在相隔不到100米的中大广场,迅速将火扑灭。

  浙江移动敲锣打鼓迎接员工,“颐高”白领跳起排舞《开门红》

  昨天早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浙江有限公司位于黄姑山横路的客户服务中心总部,也以敲锣打鼓的形式迎接员工的到来,客户服务中心吴军英总经理亲自抡起鼓槌,其他公司管理层的人员也敲锣、打钹。客服部潘主任说:“往年也是放鞭炮的,但放炮仗没什么参与性,一两个人在门口一点上就完事了。今年改为领导在门口敲锣打鼓迎接员工,这样的形式参与性强,还有亲切感,最重要的是环保。

  颐高数码将在年初八开始新年营业,开门仪式将一改往年的放鞭炮形式,而是由公司请来的锣鼓队,配合黄姑山社区的白领排舞队跳《开门红》排舞。这个白领排舞队是在三个月前成立的,由颐高商户、写字楼白领、公司管理人员和黄姑山社区居民组成。

  排舞队早在年前已连续排练了一个多星期的《开门红》。今早8点,她们将统一服装,双手拿舞蹈扇,肩披统一的丝巾,欢跳在颐高旗舰店的A、B两个市场间。

  颐高运管部俞经理说:“今年杭州的雾霾天已严重影响到市民的健康,放炮仗会加重空气污染,我们也是响应政府号召,用环保形式实现开门红。”公司采纳了这一建议,向每一位商户群发了手机短信:“商户您好!初八市场开门不放鞭炮,敲锣打鼓贺新春。颐高数码连锁倡议全体商户环保低碳过新年,不放鞭炮,让雾霾、火灾远离我们。”

  【说法】

  “开门炮”对昨天PM2.5浓度影响不大

  相比往年,烟花鞭炮燃放对PM2.5浓度的影响,也牵动了不少市民的心。

  从杭州市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来看,今年“开门炮”燃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不是很明显。从昨天清晨6点到上午11点,市区PM2.5平均浓度最低出现在上午11点,为88微克/立方米,而最高则出现在上午8点,为118微克/立方米,波动幅度并不算大。

  而杭州市政府对“过年不放或少放烟花”倡导的效应,也在春节期间的PM2.5日均浓度中体现了出来。以朝晖点位为例,从除夕到初六,除了初一PM2.5日均浓度高达191微克/立方米外,剩余6天中有5天的PM2.5日均浓度都达标(PM2.5浓度限值为75微克/立方米),初三更是低至39微克/立方米。

  但记者了解到,例如环北小商品市场等市场,会在初八开业,而因昨天和今天恰逢周末,往年也是“开门炮”大户的证券公司将在明天开业。所以,今年“开门炮”数量是否真的较往年有所回落,杭城的PM2.5浓度能否在“开门炮”中经受住考验,还有待今明两天的进一步检验。

  【数据】

  昨清扫的垃圾是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据杭州城管委市容中心统计,昨天从早上到上午11点,杭州共出动环卫工人3500人,清扫垃圾68吨,是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今日早报 新闻·看点 a0002 年后杭城商家“开门炮”比去年少一半 2013-02-17 今日早报2013-02-1700004;今日早报2013-02-1700005;今日早报2013-02-1700006;今日早报2013-02-1700007;今日早报2013-02-1700008;今日早报2013-02-1700009;今日早报2013-02-1700010;今日早报2013-02-1700011;今日早报2013-02-1700013;今日早报2013-02-1700015;今日早报2013-02-1700016;今日早报2013-02-1700017;今日早报2013-02-1700012;今日早报2013-02-1700014;2914041;今日早报2013-02-1700018;今日早报2013-02-1700019;今日早报2013-02-1700020 2 2013年02月17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