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早报 数字报纸


a0004版:城市·民生

一把西湖绸伞迷倒美国前总统

中国伞业博物馆国庆开放,听老艺人的孩子讲讲西湖绸伞美在哪里

  □通讯员 王英翔 周昱含 

  本报记者 钟黎明

  

  早报讯 一把西湖绸伞,曾经迷倒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如今,做伞的屠家良老先生已经不在了,但是出自他手的西湖绸伞,将在国庆期间向大家展示。

  昨天,老先生的子女向中国伞业博物馆捐赠了38件西湖绸伞及物件。这个国庆节,市民可去运河边的博物馆看一看,为啥一把小小的绸伞会让美国总统爱不释手。

  用竹子和绸布做伞,也许是杭州人的独创。据说这是当年“丝绸大亨”都锦生先生去日本走访时想到的一个创意,当时也许是想把他的丝绸进一步发扬光大。若干年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精美小巧且集聚了竹、丝绸、中国画等诸多中国元素的西湖绸伞,成为少数几件赠品之一,从杭州朝晖路一家小屋子“飞”到了美国的白宫。这把伞的制作者,就是屠家良。

  1951年.屠家良进入杭州西湖伞厂,开始制作研究西湖绸伞,一直到1994年他才停下了手中的绝活儿。据老先生的外孙女毛冀镭介绍,“外公70岁的时候做了最后一把伞,30多厘米长,上面还写了一行字,大致是‘家良70岁时做,得者善自珍’。外公临别时,把它送给了我,这次博物馆开馆,我会拿出来展示。”

  1996年11月10日,美国联合时代报上,登了一篇关于屠家良的报道,标题就称屠家良为绸伞的最后手工艺人。写报道的记者叫斯图尔特,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中央四套关于屠家良制作西湖绸伞的纪录片,就专程赶到杭州采访。3年后,屠家良离世。

  老先生的女儿屠赤敏说,家里6个孩子,很遗憾没有一个继承父业,现在只有最小的弟弟屠继强会做绸伞,但也只是闲暇时做做。

  屠继强告诉记者,从选材到成品,做一把西湖绸伞有100多道工序,光是选材就大有讲究。比如,做伞架的毛竹,得是过冬的,这样防蛀,而且直径只能在五六厘米,节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屠继强说,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人能够把西湖绸伞一直做下去。这次杭州要建中国伞业博物馆,兄弟姐妹几个都很开心,决定把父亲留下的东西贡献出来,告诉大家西湖绸伞到底美在哪里,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据了解,运河三大博物馆(中国伞业博物馆、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中国扇业博物馆)国庆就要开放,目前已有入库展品2000余件,其中伞博物馆就有250多件。


今日早报 城市·民生 a0004 一把西湖绸伞迷倒美国前总统 2009-09-05 今日早报a00042009-09-0500017 2 2009年09月05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