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003版:杭州新闻
3  4  
PDF 版
· 新生报到领回沉甸甸的“金牌”
· 今天别忘收看
《开学第一课》
· 一站路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2008年9月1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一站路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天华学校读书的三胞胎兄弟真不容易
  一站路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天华学校读书的三胞胎兄弟真不容易

  □见习记者 张丽红

  

  早报讯 昨天上午,在天华学校读书的三胞胎孩子,因为腿有毛病,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去学校报到。其实,从三胞胎兄弟住机场路上的家到学校只有一站路。

  

  一站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昨天上午记者看到了三胞胎兄弟和他们的妈妈。从今年5月开始,一家人搬到了弄口村,学校其实离家并不远,只有一站的路,但三兄弟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走进机场路弄口村,穿过细细长长的胡同,再拐几个弯,到家了。

  妈妈先开了门,这是一个小小的通道,宽约1米,长3米,中间一个小木柜隔开,外面是厨房,里面是厕所。

  “本来是一间屋子,我们自己用模板隔成了两间。”外面一间,一张床,一个掉了漆的小电视柜,上面一台旧电视机——家里最高档的东西。里面是兄弟仨的卧室兼书房,两张高低床并排放在一起。

  

  孩子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孩子爸爸叫曾庆寿,是个退伍军人,妈妈叫桂贞玲,他们是江西人,2003年一家五口来到杭州,爸爸开出租车,妈妈负责照看孩子。

  “原来都在厦门打工,孩子也是在那边出生的。孩子3岁时,我们才发现他们跌跌撞撞走路原来是一种病。”那天起,两夫妻的打工地点开始跟着医院转了,厦门、福州,有人推荐,他们就跑去看。“怕上当,我们只找大医院,但是没有一个医生能说明白我的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妈妈说,2003年在老家听一个老乡说,上海、杭州这边的医院技术好,两夫妻就带着孩子来到杭州。

  “开始还是没查出什么,我们不死心,一直找医院看。去年初,省中医院一个医生说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我们又到儿保查,病理诊断后,确定是这个病。但医生说现在还没办法治……”妈妈的眼圈红了起来。

  

  暑假每天练走路五个多小时

  暑假里,三个人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起来后下楼到房子前面的小巷子走路,100多米长的巷子每人要来回走10遍,妈妈在厨房里边做饭边从窗子里监督他们。走完后还要走楼梯,4层高的楼梯每人要上下5遍。做完这些一般是8点钟,上午其他时间做作业,做累了三个人一起玩一会。

  这样的锻炼,每天要做两次。医院的物理治疗费用昂贵,妈妈就自创了这个锻炼方式,3年多下来,孩子的病没有恶化,也许就是得益于他们的坚持。

  “我带他们出去不方便,暑假里就去过一次西湖。”妈妈说,平时兄弟仨就在小区里玩,出去玩的时候他们会顺手拣饮料瓶回来。

  

  老大想当书法家

  三兄弟在杭州天华学校念书,刚上三年级,“学校把三个孩子的费用都免了,老师们对他们都很好。”桂贞玲拿出一沓笔记本,“这都是老师奖给他们的。”

  笔记本上面放着三张奖状,两张是曾海的,是书写认真奖和学习积极分子。另一张是曾涛的,也是学习认真奖。

  “我长大要当数学家。”曾洋嘻嘻笑着。“我要当作家。”曾涛躺在地上,大叫着。

  “我要当书法家。”问了好几遍,老大曾海才轻轻地说。

  “我同学说有个书法家写一首诗就能赚500块钱。”曾海挠了挠头,“我要赚钱给妈妈……”

  “我不指望能有多少钱,只要三个孩子的腿能好起来……”记者走的时候,三兄弟的妈妈把我送出家门,一再嘱托,能不能找到会治他们病的人。(0110302)

3上一篇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今日早报 杭州新闻 A0003 一站路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2008-9-1 今日早报a00032008-09-0100006;今日早报a00032008-09-010000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