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021版:都市状态
3  4  
PDF 版
· 河坊街的老裁缝
· 拎包这件事
· 画眉达人
· 一款博士男
· e早网“都市状态”欢迎你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08年9月1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河坊街的老裁缝
  ◎文/上官意慧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沿着胡庆余堂的森森高墙走一段,拐进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就是老裁缝的家。听说他十岁开始学徒,做了一辈子裁缝,手艺是没有话讲,工钱自然高出很多,但让他远近闻名的却是他的“怪癖”:只做女装,且只给漂亮的女人做。

  闺蜜建议去会一会这奇怪的老头,于是在一个多雨的季节,我们找到了那条小巷。巷子真当是窄,撑开的伞骨一不当心就会碰到低低的屋檐,应该是清朝的建筑吧?我嘀咕着。一路问过去好不容易找对了门牌号,还要上楼。

  木楼梯发出吱吱咯咯的呻吟,踩上去心惊肉跳的,一抬头,面前已经立了位清癯的老人,穿得干干净净的。看得出他很高兴雨天也有生意上门,笑着问:“要做什么衣服啊?”我们赶紧把样式要求详细地说了一遍,他抖开料子看了看,干脆地说:“过半个月来拿!”我疑惑地问:“不量量尺寸吗?”他得意起来:“已经量过了呀,我的眼睛就是皮尺,最精确不过的。”

  再去的时候注意到小巷里写满了大红的“拆”字,老裁缝跟邻居在门口激动地讲话:“反正我是不搬的,住了几十年了!”看到我们他住了口,转身领着我们上楼梯,闺蜜多了句嘴:“这种房子住着吓佬佬咯,争取多赔点钱,住新房子去呀!”我怕老头不高兴,捅了她一下,没想到被老裁缝看到了,他不介意地摇摇手:“我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不关钞票的事!”

  他说着倒了两杯茶过来。我发现茶叶罐是龙纹青花,一打眼就是好东西,与他凌乱简陋的家极不相称。他叹了口气:“这房子也不是我的,要是人家回来找我要,我可怎么办呢?”

  原来有这么个压箱底的故事。解放前,河坊街一带做生意的有钱人家多,每逢过年要给一家老小添置衣服。裁缝都是到人家家里去做,好几匹料子放在那里,一做就是个把月。

  那年冬天,一家很大的茶行老板家要裁缝,他们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能接到这样的生意很难得,老裁缝做得特别卖力。

  那家的六姨奶奶,长得跟朵荷花一样,同样的衣服穿到她身上,就是比其他人漂亮。她不仅长得好,人也很善,总是叫丫环多给他加个菜。几位姨奶奶就起了妒忌心,说老裁缝给她做得特别细致。怎么会呢?完全都是同样的手艺。

  “可是就在活计全部做完的那天出了事情,丢了贵重的宝贝,大奶奶下令要挨个儿搜,前后门统统都关上。万万没有想到,她们居然在我的包袱里发现了那个什么宝贝,我吓坏了,昏头昏脑说不出话来,被她们关在柴房里。”

  老裁缝突然停下讲述,把手里的衣服递过来:“喏,试试看!”我一下子跌回到现实里。衣服做得真合身,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老裁缝的皮尺眼厉害,但更吸引我的是故事,就催他接着讲。

  “半夜的时候六姨奶奶来了,一声不响拉起我就走,悄悄地出了大门,白晃晃的月光下,我看到街沿上结了白花花的霜。跟着她七拐八拐地来到一间房子跟前,她摸出钥匙开了锁,进屋才顾上说话,她告诉我这是大奶奶她们几个设计好了故意害我的,就因为我给她做的衣服特别漂亮,而她跟那些奶奶们原本就不对脾气。

  我只好听她的先避避风头。这房子是六姨奶奶偷偷用四根金条顶下来的,花光了所有的私房钱。她匆匆交待两句就走了。房间里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唯一值点钱的就是这个青花的茶叶罐。“到了第三天下午,我记得很清楚是个雨天,六姨奶奶撑着油纸伞急匆匆地来了。她说明天就要跟大老爷到香港去,非常着急,叫我帮她好好看着房子,一定要等她回来再走。”

  可是她这一走再也没回来。就这样,老裁缝一辈子也没敢离开这里。“六姨奶奶救过我,就托我看着房子,难道这点事情我也做不好么?”

  闺蜜劝他:“可是过去这么多年了,六姨奶奶没有理由不回来的。”老裁缝摇了摇头:“她总有后人的,要是房子拆了他们上哪儿去找我?我不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

  谁都不再说话了,窗台上木箱子里种着几棵香葱,旁边还开了些五颜六色的太阳花。

  后来,整体改建后的河坊街重新开市。我徜徉其间,胡庆余堂的森森高墙还在,那条小巷已踪迹全无。茶叶店的柜台上摆了一溜龙纹青花的茶叶罐,一打眼就知道是些粗家什。突然,我看到门边上立了块牌子:找老裁缝者请入内一叙。(0112101)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今日早报 都市状态 A0021 河坊街的老裁缝 2008-9-1 今日早报a00212008-09-010000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