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021版:都市状态
3  4  
PDF 版
· 河坊街的老裁缝
· 拎包这件事
· 画眉达人
· 一款博士男
· e早网“都市状态”欢迎你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08年9月1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拎包这件事
  ◎文/麦铃 图/王山甲

  

  本文中的“拎包”一词是动词而非名词。泛指一种职业状态下去拎他人的包,多为毕恭毕敬地为上司、长官拎包。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自年幼起,我一直很敬重为我父亲拎包的“叔叔”们。通过那些拎包“叔叔”,我对拎包之营生非常有好感。

  当然拎包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人们在贬低甲某人而抬举乙某人时,常常会这样说甲:“就凭你?你给乙拎包的资格都不够!”可见,拎包,是需要有一定资格的。

  在我刚离开学校参加工作时,单纯无邪的我很乐意为我的领导和比我年长的同事拎包。于是,一时间,我成了一位颇有争议的人。有老同志赞我:“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勤快!懂事!明理!”有中年同志讥我:“没听说你父母出什么问题了,至于这样低三下四吗?”有同龄的年轻人损我:“真看不出来,还有一套马屁功夫!”

  我是O型血,相当固执。无论别人怎么看,我荣辱不惊,一直不卑不亢、自觉自愿为职场上所有职位、资历高于我或年龄长于我的共事人拎包。

  人到中年后,有一次,我跟一位新提任的、原与我同职级、比我年轻十岁的女上司出差,当我不假思索拎起年轻女上司的包时,女上司脸红了,企图阻止我。我笑笑,对我的新晋女上司说:“我这是做给下级看的。你是领导,你仍自己拎包,下级会认为是我不懂事,损害的是我的形象。”女上司就不再尴尬,向我道声谢谢后,放手让我给她拎包了。

  其实,写此文的“灵感”,是我脑海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情景。

  季总和洪部,是我在职场所遇见的两位最有魅力的男士。季总,省级公司总经理,当时45岁,身高1米88,爱好打网球,健美,最具杀伤力的是他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和一双平易温和的眼睛。洪部,季总手下的人力资源部长,当时59岁,行伍出身,身材中等,着装考究,气宇不凡。可想而知,有权有型的季总和洪部身边,都不缺拎包人。

  那次,我与同事小张去北京公差,在机场候机等待返杭时,碰到了季总和洪部。只见身高不及季总肩头的洪部,急急促促地拎着大包小包,奔来跑去办理登记卡和行李随机托运等事务,高大英俊、年富力强的季总却两手空空在候机大厅“闲庭信步”。

  季总发现了我和小李,见我们两位女子带着很多材料包,就主动过来准备援手。我边婉谢领导边口无遮拦:“我们刚才看到,洪部这么大年纪了,他拎的包不比我们的轻多少。”

  季总稍作一愣,马上笑着解释道:“洪部回去就要办退休手续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公差。洪部要求给他最后一次拎包机会。我现在也请求你们两位女士,给我一次为你们拎包的机会。不过我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为员工拎包。”

  季总的男中音真的十分悦耳。磁性、浑厚、沉稳、纯正。(0112102)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今日早报 都市状态 A0021 拎包这件事 2008-9-1 今日早报a00212008-09-0100020 2